其進銳者,其退速

 

【原文】

孟子曰:“於不可已而已者,無所不已。

於所厚者薄,無所不薄也。

其進銳者,其退速”

 

【譯文】

孟子說:“對於不應該停止的卻停止了

那就沒有什麼不可以停止

對於應該厚待的卻薄待了

那就沒有什麼不可以薄待

前進太猛的人,後退也會快。”

 

【讀解】

這裡一共說了三種情況

不過,前兩種情況的性質是一樣的

用孔子的術語來說,都是“不及”的問題

做得不夠,因為不該停止的卻停止了

不該薄待的卻薄待了

沒有前進,沒有厚待,都是做得不夠

所以是“不及”

後一種則是說的“太過”的問題

前進太猛,做得過了頭

其結果是退起來也會快得很,結果還是達不到目的

這就應了孔子的話:“欲速則不達。”(《論語~子路》)

或者叫做一“過猶不及。”(《論語~先進》)

可見,孟子在這裡依然是師承孔子的意思

分別說到“不及”與“過”的弊病。

在我們一般的眼光看來

“不及”是消極

“過”是積極

消極的弊病不言而喻

可積極的弊病在哪裡呢?

從主觀方面來說

“進銳者,用心太過,其氣易衰,故退速。”

(朱喜《孟子集注》)

好比馬拉松長跑

你一開始就以百米賽的速度衝刺

其結果必然是很快敗下陣來

從客現方面來說,例證也有不少

《後漢書?李因傳》說:

‘先帝寵遇閻氏,位號太疾,故其受禍.曾不旋時。”

閻氏受皇帝寵愛,升官太快,成了“火箭式”的幹部

因此遭人嫉恨,迅速遭禍

俗話說,槍打出頭鳥

官場險惡,尤其如此

所以,無論從主觀方面還是從客觀方面來說

都是“其進銳者,其退速”

或者,還是用孔子的經典性表述:

‘欲速則不達”,“過猶不及。”

只有中庸之道,做得恰到好處

無過無不及才是正確的

才能從容不迫地順利地達到目的

創作者介紹

王傳仁的陽光宣言

王殘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